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6    那个标有于小聪的女尸是在一个阳光近于焦灼的正午被我的大嫂马小买发现的马小买不厌其烦地反复对我讲述当时的所有细节。那时候最后一场秋雨已经在几天前浇透了大地。泥河两岸潮汐一样涌伏的苇荡早吸饱了雨水然后决绝地把自己的腰身压垮。又经过了几个阴霾的天气由褐黄变作灰蒙蒙一片。在突然高爽起来的天空中几枝不肯屈服的苇秆迎着渐起的东北风,很有傲骨地挺立着在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荒原的寒流中瑟瑟发抖。    马小买从下河的娘家回来急匆匆走上河边野径行至沿河路尽头向北转上大路时被草丛间一只惊起的树鹨吓了一个趔趄。那只轻灵的树鹨大约是受了马小买的惊吓从灰褐色的枝丛中乍然飞起,背颈间橄榄绿色的条纹为初冬沉闷的原野划上一道轻浅的亮光。马小买抓起身边的一把苇秆子拍着胸口目光于惊魂未定间跟着那道弧形的绿光,瞥见了汤汤河水之上那块绿色的浮物。须臾之间马小买就断定是具尸体这几年泥河从上游带来的除了在河的另一尽头巴颜喀拉山麓溶化的冰雪和黄土高原的沙土就是尸体。早年间三五年间漂来一具都是须发蓬生衣不蔽体一看不是流浪汉就是精神病人。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